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1Pass的风清月朗居

追随技术的巅峰,突破欲望的枷锁!我,是技术与精神的享乐者!

 
 
 

日志

 
 

[转载]天才与鬼才:黑客精英-凯文·米特尼克  

2007-05-27 11:39:32|  分类: 诠释黑处客——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黑客反病毒论坛 http://bbs.hackav.com 

  60年代加拿大传播理论家马歇尔·麦克卢汉曾经预言,电子媒介可以把地球变成一个村落,他不无乐观地指出:“信息的即索即得能创造出更深层次的民主,未来的全球村舒适而开放。”然而,这个村落既没有‘乡规民俗”,更缺少道德法律。而那些电脑领域的天才型人物也就堂是地高挂“黑客”招牌,在比特世界神出鬼没为所欲为。在因特网上,他们有点像古龙笔下的陆小凤游戏江湖、风流倜傥也有点像金庸笔下的“老顽童”,爱搞点恶作剧逗你玩;没钱的时候,也会学着孔乙己一样,盗点信息换酒喝,并嚷着“读书人窃不算份”;有时也会扮演一个玩世不恭、英雄救美的罗宾汉,制造一点点神幻的浪漫。

  这些曾经年轻和仍然年轻的介乎鬼才与天才之间的黑客精英以其传奇色彩的网上经历为人赞叹不已的同时,也深深地陷入了难以自拔的误区,他们在网络游荡过程中,稍不留神就范下了弥天大祸。但正因他们的存在,才使得原来森严冰冷的赛柏空间(Cyberspace)充满了戏谈之情,多了调侃之意。

电脑神童的骇世杰作


  “头号电脑黑客”湘文·米特尼克(KevinMitnick)传奇

  在所有的黑客中,凯文·米特尼克是最具传奇色彩的人物。好莱坞甚至将他搬上了银幕。在他15岁的时候,仅凭一台电脑和一部调制解调器就闯入了北美空中防务指挥部的计算机系统主机。美国联邦调查局将他列为头号通缉犯,并为他伤透了脑筋。可以说,米特尼克是真正的少年黑客第一户。

  凯文·米特尼克于1964年出生在美国西海岸的洛杉矶。米特尼克只有3岁的时候,他的父母就离异了。他跟着母亲生活,很快就学会了自立,但父母的离异在米特尼克幼小的心灵深处造成了很大的创伤,使他性格内向、沉默寡言。

  米特尼克的母亲没有多少文化,对儿童的教育缺乏经验,但这丝毫没有妨碍米特尼克超人智力的发育。事实上,在很小的时候,米特尼克就显示了他在日后成为美国头号电脑杀手应具备的天才。

  米特尼克小时候喜欢玩“滑铁卢的拿破仑”游戏。这是当时很流行的游戏,根据很多专家的尝试,最快需要78步能使拿破仑杀出重围到达目的地——巴黎。令人吃惊的是,米特尼克很快便带领拿破仑冲出了包围圈。两天以后,米特尼克只花83步就让拿破仑逃过了滑铁卢的灭顶之灾。而一周后,米特尼克就达到了与专家一致的水平——78步。随后,米特尼克便将拿破仑扔进了储物箱里,并淡淡地对母亲说:“已经不能再快了。”当时米特尼克年仅4岁。

  20世纪70年代,13岁的米特尼克还在上小学时,就喜欢上了业余无线电活动,在与世界各地无线电爱好者联络的时候,他第一次领略到了跨越空间的乐趣。当米特尼克刚刚接触到电脑时,就已经明白他这一生将与电脑密不可分了。电脑语言‘刀,1”所蕴涵的数理逻辑知识与他的思维方式天生合拍,他编写的程序简洁、实用,所表现的美感令电脑教员为之倾倒。在电脑世界里,网络空间最让米特尼克着迷。在网络空间,米特尼克暂时摆脱了他所厌恶的现实生活,发泄着他对现实世界的不满。

  当时,美国已经开始建立一些社区电脑网络。米特尼克所在的社区网络中,家庭电脑不仅和企业、大学相通,而且和政府部门相连。当然,这些“电脑领地”之门常常都有密码封锁。这时,一个异乎寻常的大胆计划在米特尼克头脑中形成了。他通过打工赚了一笔钱后,就买了一台性能不错的电脑。此后,他以远远超出其年龄的耐心和毅力,试图破译美国高级军事密码。不久,年仅15岁的米特尼克闯入了“北美空中防务指挥系统”的计算机主机内,他和另外一些朋友翻遍了美国指向前苏联及其盟国的所有核弹头的数据资料,然后又悄无声息地溜了出来。这确实是黑客历史上一次经典之作。1983年好莱坞曾以此为蓝本,拍摄了电影《战争游戏》,演绎了一个同样的故事(在电影中一个少年黑客几乎引发了第三次世界大战)。

  在破解密码的过程中,米特尼克一开始就碰到了极为棘手的问题,毕竟事关整个北美的战略安全,这套系统的密码设置非常复杂,米特尼克最初设计的跟踪解码程序很快就败下阵来。但是米特尼克喜欢挑战,他经过努力在两个月时间升级他的跟踪解码程序后,终于找到了北美空中防务指挥部的“后门”。这正是整套系统的薄弱环节,也是软件的设计者留下来以方便自己进入系统的地方。这样,米特尼克就顺顺当当,“大摇大摆”地进入了这个系统。

  他向朋友们吹嘘:“我知道美国所有指向天空,指向俄国及其盟友的核导弹的名称、数量和位置!”同伴们不相信,他就打开电脑,让他们开开眼界。小伙伴们终于相信米特尼克说的是真的,一个个都目瞪口呆,对他当然都佩服得五体投地。对此,米特尼克心理上非常满足。同伴们将他们的特大发现告诉大人,当时没有人相信这些孩子说的是真话。

  这件事对美国军方来说已成为一大丑闻,五角大楼对此一直保持沉默。事后,美国著名的军事情报专家克赖顿曾说:“如果当时米特尼克将这些情报卖给克格勒,那么他至少可以得到50万美元的酬金。而美国则需花费数十亿美元来重新部署。”

  闯入“北美空中防务指挥系统”之后,米特尼克信心大增。不久,他又破译了美国著名的“太平洋电话公司”在南加利福尼亚州通讯网络的“改户密码”。他开始随意更改这家公司的电脑用户,特别是知名人士的电话号码和通讯地址。一时间,这些用户被折腾得哭笑不得,太平洋公司也不得不连连道歉。公司一开始以为是电脑出了故障,经反复检测,发现电脑软硬件均完好无损,才意识到是有人破译了密码,故意捣乱。当时他们推一的措施是修改密码,可这在米特尼克面前实在是雕虫小技。

  幸好,这时的米特尼克已经对太平洋公司没有什么兴趣了。他对联邦调查局的电脑网络产生了浓厚兴趣。一天,米特尼克发现特工们正在调查一名“电脑黑客”,便饶有兴趣地偷阅起调查资料来。看着看着,他大吃一惊:被调查者竟然是他自己!米特尼克立即施展浑身解数,破译了联邦调查局的“中央电脑系统”的密码,开始每天认认真真地查阅“案情进展情况的报告”。不久,米特尼克就对他们不屑一顾起来,他嘲笑这些特工人员漫无边际的搜索,并恶作剧式地将几个负责调查的特工的档案调出,将他们全都涂改成了十足的罪犯。

  凭借最新式的“电脑网络信息跟踪机”,特工人员还是将米特尼克捕获了。当人们得知这名弄得联邦特工狼狈不堪的黑客竟是一名不满16岁的孩子时,无不惊愕万分。惊叹于米特尼克不寻常的天才,许多善良的、并不了解真相的人们纷纷要求法院对他从轻发落。也许是由于网络犯罪还很新鲜,法律上鲜有先例,法院顺从了“民意”,仅仅将米特尼克关进了“少年犯管教所”。于是米特尼克成了世界上第一名“电脑网络少年犯”

  很快,米特尼克就被假释了。不过,他并未改邪归正。“重新做人”。电脑网络对他的诱惑太大了。这次他把目光投向了一些信誉不错的大公司。在很短的时间里,他连续进入了美国5家大公司的网络,不断发出让人愤怒的错误账单,把一些重要合同涂改得面目全非。他甚至决定向全美工业机密电脑中枢——全美数据装配系统发动进攻。

  1988年他再次被执法当局逮捕,这次的原因是,DEC指控他从公司网络上窃取了价值100万美元的软件并造成了400万美元损失。这次,他甚至未被允许保释。心有余悸的警察当局认为,他只要拥有键盘就会对社区构成威胁。米特尼克被判处一年徒刑。出狱后,他试图找一份安定的工作。然而,联邦政府认为他是对社会的一个威胁,像被证明的强奸犯一样,他受到严密监视。每一个对他的电脑技艺感兴趣的雇主,最后都因他的监护官的警告而拒绝了他的申请。这也许是一件十分遗憾的事,它甚至在一定意义上剥夺了米特尼克弃恶从善的可能。

  1993年,心里极不踏实的联邦调查局甚至收买了一个黑客同伙,诱使米特尼克重操故技,以便再次把他抓进监狱。而在这方面,米特尼克从来就不需要太多诱惑,他轻易就上钩,非法侵入了一家电话网。但头号黑客毕竟不凡,他打入了联邦调查局的内部网,发现了他们设下的圈套,然后在逮捕令发出之前就跑了。联邦调查局立即在全国范围对米特尼克进行通缉。其后两年中,联邦调查局不仅未能发现米特尼克的踪影,而且,有关的报道更使这一案件具有了侦探小说的意味:米特尼克在逃跑过程中,设法控制了加州的一个电话系统,这样他就可以窃听追踪他的警探的行踪。

  1994年圣诞节,米特尼克向圣迭戈超级计算机中心发动了一次攻击,《纽约时报》称这一行动“将整个互联网置于一种危险的境地”。这一攻击的对象中还包括一个因为米特尼克而成名的人物,即后来人称“美国最出色的电脑安全专家之一”,在该中心工作的日籍计算机专家下村勉。米特尼克从自己手中盗取数据和文件令下村勉极为震怒,他下决心帮助联邦调查局把米特尼克缉拿归案。圣诞节后,他费尽周折,马不停蹄,终于在1995年情人节之际发现了米特尼克的行踪,并通知联邦调查局将其逮捕。我们可以稍微回顾一下当时的情景,米特尼克成功地入侵了美国摩托罗拉、美国的NOVELL、芬兰的诺基亚、美国的SUNMICROSYSTEMS等高科技公司的计算机,盗走了各式程序和数据。根据这些公司的报案资料,FBI推算的实际损害总额达至4亿美元。宣称“不是为了金钱”的米特尼克在成功入侵上述公司的数据库之后,又向当时被称之为计算机开拓者、全美电脑第一专家下村勉挑战以一试高低。他在向下村发出事前警告之后,入侵了下村家里的计算机,盗窃出对付“黑客”的软件,并留言声称:“还是我高明。”

  当时,下村正在距离米特尼克1000多公里外的一个滑雪地度假。忽然,他随身携带的警报器响了起来。下树立即就明白:有人闯入他的“电脑住宅”。按照美国的有关法律,这是一名违法犯罪的“电脑窃贼”或者“电脑流氓”。主人有权对这种不速之客进行跟踪、追赶,直至抓获后、交给警察部门。个性倔犟的下村当即决定,非要查个水落石出不可!

  在追捕过程中,下村仔细分析了对手留下的痕迹,认定对方是一名作案者手。下村决定使用一种特殊的操作方式,使自己的跟踪“电子隐形化”。

  可是,狡猾的米特尼克还是很快就发现有人在追捕自己。狂妄自大的他竟然用电子邮件给下村留下了这样一句话:“老子的技术天下第一,你想抓我,简直是白日做梦,痴心妄想!”下村被激怒了,他决心比一比谁更高明。果然,下村不久就准确地捕获了米特尼克无线电话发出的指令。此后,他换而不舍,顽强追捕这个飘忽不定、时隐时现、变幻莫测的波长。

  自然,米特尼克也并非“等闲之辈”。他设置了重重障碍、种种陷阱。可是,经验丰富的下村都将它们—一铲除或绕过。

  后来,下村终于找到了那个波长的真正的源头:北卡罗来纳州罗利市的电话交换中心。下村带领联邦调查局特工人员赶到罗利市后,小心翼翼地搜寻。“包围圈”渐渐缩小了。最后,已经缩小到一片布满低级公寓的街区。“罪犯肯定就在这里!”下树兴奋地说。于是,他们开始了24小时不间断监视。最后,他终于确定了这名老练对手的住所。特工人员联络当地警察局,很快就确认寓所的主人是“犯有前科”的米特尼克。

  这回特工人员没有马上闯进米特尼克家的门。而是先在周围设伏,等米特尼克出门上班后,再进入他家。下村在米特尼克的电脑上取得了全部确凿的作案证据。此后,他们静静地恭候米特尼克。米特尼克回家开门后,一时间惊得张口结舌、目瞪口呆。联想丰富的他很快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他悲哀地说:“我知道,这回我真的完了。”这名美国超级电脑黑客终于落网了。

  后来下村和MARKOFF记者合著出版了题为“TAKEDO-WN:THEPURSUITANDCAPTUREOFAMERICASMOST.WANTEDCOMPUTEROUTLAW”一书,并被计划搬上银幕。米特尼克对下村的技术极为佩服,并表示“到底还是输了”,但是米特尼克坚持否认FBI提出的4亿美元的损害上诉,认为绝不可能有如此之多的损失。1995年2月,米特尼克终于被送上了法庭。在法庭上,带着手铐的米特尼克向第一次见面并出庭作证的下村勉,由衷地说:“你好啊下村,我钦佩你的技术。”

  这位著名的网络黑客终于被判刑,他将在铁窗中度过相当的一段时间。令人玩味的是,心有余悸的三位美国联邦法官一致否决了米特尼克的假释要求,按法官的话说:“如果让米特尼克假释出狱,无异于放虎归山,整个美国,甚至整个世界都要乱了。”

  1997年12月8日,被囚禁的米特尼克的网上支持者,要求美国政府释放米特尼克。否则,他们将启动已经通过网络植入环球许多电脑中的病毒。因特网因米特尼克重又陷入新的恐慌之中。

  在目前全球最著名的网际浏览器YAHOO!网页上,这批自称PANTS、HAGIS的身份不明的网络黑客留下了一则勒索便条。这张便条声称,他们在网际测览器YAHOO!上放置了逻辑炸弹,过去一个月里凡是创览过YAHOO或使用过YAHOO!的电脑,均被置入了病毒。这种病毒的逻辑炸弹将于1998年圣诞节启动,在全球电脑网络中四处肆虐。他们宣称,一旦米特尼克获释,他们将提供病毒的破解法。

  这件事足以证明米特尼克在黑客中的地位。

  在狱中,米特尼克自己改造了一台不知从哪儿弄到手的AFFM收音机,并试着联网。为此,米特尼克被从普通牢房转到了另一栋隔离牢房,实行24小时关押。

  2000年1月21日凯文·米特尼克获释,他的出狱又一度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米特尼克被捕时身体较胖,但从出狱时的电视报导来看,由于长期的狱中生活让他身体比以前略瘦,但显得更加精神。

  一走出监狱大门,米特尼克就立即召开了记者招待会,极力谴责了在1995年全面报导该事件的《纽约时报》的约翰·马克夫记者。他非常不满地说:“《纽约时报》的报道片面地夸大了他的犯罪事实。自己没有损害公司的意思,也没有给公司带来实际损失,自己的所作所为仅仅是进入了公司的数据库。”

  关于这一点,米特尼克的确情有可原。因为公司一般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都会极端夸大金额损失。

  例如,米特尼克所盗窃的源程序(SOURCECODE)当时美国SUN公司申报的价格为8000万美元。可是最近发现SUN在事后,以100万美元的价格将源程序出售给软件开发商。另外,虽然和本案没有直接的关系,美国电话公司BELDeOUTH也在1990年,以报警程序被“黑客”盗窃为由,申报了5万7000美元的损失。可是,相同的程序竟以13美元的价格被公开销售。

  这些事情曝光后,米特尼克的刑期被减免了一些,出狱的日期也比预期的要早。虽然FBI 还没有修改损害的金额,但对米特尼克的罚金大为减少。当初司法局要求处罚150万美元,而联邦地方法院只判决米特尼克交付4100美元。这个罚款,即使不能够使用计算机工作也能够还得起。

  米特尼克出狱后表示自己准备先上大学重新学习计算机。但是从目前的情况看来,米特尼克的这一愿望还远远无法实现。”因为在今后的3年的监外观察期间,他将被禁止使用计算机,甚至包括手机和调制解调器,当然更禁止使用互联网。如果要和友人叙旧或是与其他黑客进行技术交流,只能依赖以往的书信方式来交流。这对于米特尼克来说,无疑是最大的痛苦。从高中时代开始,米特尼克就沉醉于“黑客”行为而不能自拔,过着被追捕和逃亡的地下生活,除了计算机外其他事情几乎一无所知。而在现代社会中无论你从事什么工作,理所当然的是要大量地使用计算机的。不允许使用计算机,就如同缚住了米特尼克的手和脚,米特尼克注定会在精神痛苦中煎熬。

  黑客行为就像吸毒一样,一旦染上就难以戒除。对于像米特尼克这样一个在因特网上来去自由的黑客高手来说更是如此。米特尼克的律师曾在法庭上为他的当事人申诉道:“他的行为就像是毒品中毒。靠当事人的理解是无论如何也改变不了的。”正因如此,人们对出狱后的米特尼克将何去何从备加关注。

  米特尼克还依然年轻,米特尼克的故事还远远没有完。


黑色幽灵:卡文·柏森


  在所有的计算机犯罪中,影响最大、造成损失最多的莫过于卡文·柏森案了。

  卡文·柏森以“黑色幽灵”为网络化名在比特空间纵情施展着自己的黑客行为,他进入了五角大楼军用计算机网络系统,就连各个大学的计算机系统也未能幸免。

  只要有一台配有调制解调器的计算机,卡文·柏森就能够做出令所有的人都大吃一惊的事来,而这些事中多数可能是非法的。他可以掐断联邦调查局的电话通讯线,利用无线通讯来获得巨额奖金,甚至可以把电话局的计算机网络系统的内脏搞得一清二楚。在人们眼里,对这个“黑色幽灵”来说,一台计算机在他的手里就好像是一个魔术般的数据魔方可以变化成任何方式的组合来,或者说简直就是毕加索手里变幻多姿的油彩画笔。对于许多侦查员来说,让30岁的柏森与一台计算机呆在同间屋子里,那就如同让出色的棒球运动员握棒球很一样。

  在我们今天生活的现代社会里,我们越来越依靠于计算机网络系统来完成必需做的工作和商业活动,这种状况在发达国家愈显得明显,目前在发展中国家这种对计算机网络系统的依赖不是特别明显,但是信息社会是人类发展的必然趋势,在不久的将来,整个人类社会都将依赖计算机网络系统来完成他们所做的许多事情。正因为如此,权威人士们不无根据地担心像柏森这样的高级黑客,或许现在计算机系统设置的所有障碍都可能被他们突破。

  当柏森还是一个十多岁的小孩子的时候,他就已经是一个绝顶聪明的小黑客了。他用“黑色幽灵”这个假名通过一合十分便宜的终端机成功地入侵了五角大楼的军用计算机网络系统和各个大学的计算机系统,以及一些著名的智囊团在军事战略方面的项目。人们怎么也不能相信这完全是一个战争游戏,涉及一个国家安全的计算机信息系统竟然被一个十来岁的小孩打得七零八落。这也许是黑客文化的精髓吧,所有的黑客也许正是为了追求这种战胜对手的快感。

  1983年,当他17岁的时候,联邦调查局和加州大学的校园警察将他抓了起来,他当时只是因为还没有到足以判刑的年龄,所以他没有上法庭,但是,他那台值200美元的计算机设备被没收了。当时,柏森也曾说他绝对放弃秘密的黑客行为而去寻找一个合法的工作,由于他名声在外,很快斯坦福大学附近一个著名的智囊团聘用了他。他很快便发现工作是十分枯燥的,虽然他在薪水和职务上都很快得到了善待。五角大楼的军用计算机网络管理部门也赞扬他在寻找网络漏洞方面的才能,甚至想找他去替他们服务。

  虽然柏森很容易地从一个讨厌的网络入侵者变成了政府赞扬的黑客,柏森却被另外一些整天谈论黑客行为的计算机迷们所包围住了。

  也许是因为黑客活动的吸引力太大了,柏森在学校的几个好朋友又开始了他们的黑客活动。每当夜幕降临,柏森总是会呆在一间计算机的机房里,他眼睛盯着屏幕,手指飞快地在键盘上飞舞,一串串看不见的电子信号则不停地在计算机与网络间传输,他在不停地尝试着试图攻破一个展现在他面前的网络系统,寻找进入这些网络的钥匙——口令。他进入了电话局的网络系统,然后通过那里他可以破译口令。有一天晚上,他在电话局的网络里甚至发现了没有公布的苏联设在加州的领事馆的电话号码。在柏森看来,他只不过是在玩一种计算机游戏而已,又仿佛在一间装满了珍宝的黑暗的房间里自由地探索,随时他都可以发现令他欣喜若狂的宝贝。

  结果,柏森听到了传言说联邦调查局和电话局保安人员将要对他进行盘问。

  柏森十分害怕,于是他躲了起来。

  他在他的电子信箱里保留了一个可留言的语音空间,他的伙伴可以将追查的情况随时报告给他,他可以自由地取到这些留言而别人却怎么也不可能找到他的位置。

  他从电子信箱的语音空间里了解到了警方正在将他的黑客行为同间谍行为联系在一起,因为他曾经入侵了联邦盗匪调查机构的网络,而从那里他同时也了解到了关于东南亚一位逃亡在美国的国家领导人的秘密。

  柏森感到举棋不定,虽说是二名经验丰富的黑客,在计算机网络空间里他可以自由地遨游,但是在面临自己的人生抉择时,他却犹疑不定。

  他面前有两条路:要么到警察局自首然后过上安定的生活,要么采用一些高科技手段逃脱警方的追捕。他选择了后者,他在洛杉砚的城郊用假名租了一间办公室,然后将自己的头发染了,为自己挑选了一付没有近视度数的眼镜。他利用办公室里的计算机又进入了联邦调查局的计算机系统,试图了解他的朋友和亲人中是否有人已经将他的秘密报告给了警方。他示威性地在警方的计算机系统里留下了一段话:“柏森正把自己装扮成五角大楼里的一名演员。”

  他需要钱,于是他参加了一场无线电对抗赛,结果他利用他的计算机技能赢得了3000美元的奖金。

  最终,他的戏法都没有用处,1991年警方在他经常出入的一家超级市场里将他逮捕了,并以间谍行为、入侵计算机网络罪、入侵通讯系统罪、搞乱通信线路和电子通信、帮助黑社会洗钱、非法占有公共财产等罪对他进行起诉,他被判入狱五年,直到1996年6月才恢复自由。

  出狱后,柏森想获得一个计算机学位,这样他能够比较方便地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他的朋友在互联网上给他设置了一个主页,让全世界所有对他感兴趣的人都可以进入这个主页然后了解柏森这个充满传奇色彩的黑客的生活,他们甚至在这个主页里设置了一个对柏森的黑客行为表决的选择窗,任何愿意表决的人都可以选择“对”或“错”然后将表决结果通过因特网传到加州,任何愿意与柏森联系的人也可以给他发一个电子邮件。

  让我们听听柏森对他的犯罪是怎样看的,也许这样更能够使我们了解一个黑客的内心世界:

  当我清楚地了解到政府和贝尔公司准备以一些毫无根据的罪证来起诉我时,我开始逃亡了,这些起诉中包括“危害国家安全罪”,这种类型的犯罪因为“对社会有威胁”,因此它带来的将有相当的时间在监狱中等待出庭审判。最终我被送上了法庭,并且被判入狱五年。虽然我的律师为我的辩护已经费尽了口舌,我还是被送进了该死的监狱。

    下面是一些加州法庭对我进行起诉的犯罪记录清单,在这些清单中有一些我认为是不真实的。

—卡文·柏森


  法庭呈述的犯罪的记录清单:

  从1985年5月12回到1998年4月对日期间,卡文·柏森伙同罗相符·吉利非法地利用所掌握的知识获得了十五个或者更多失窃的通讯设备。他们用这些设备来对通讯设备进行非法的偷听活动从而违反了联邦法律第18条第241]款。同时他们还拥有了另外一些能够使他们很容易地对电话系统、计算机网络系统进行入侵的间谍用具。

  1987年9月,卡文·柏森有意入侵并且窃听电话局网络系统,尤其是偷听到了贝尔安全设备公司的职员格林和比尔之间的对话。

  1989年5月ZI日到1991年4月14日期间,卡文·柏森未经授权擅自通过红杉市的第29组637对电缆和第29组648对电缆进入了加州北部的联邦调查局计算机网络。

  1985年5月12日到1988年4月29日期间,卡文·柏森非法拥有了有助于入侵计算机网络的间谍工具,并利用这些网络进行了商业性的欺诈活动。

  1987年1月1日到1988年2月24日期间,卡文·柏森别有用心地获得了一个电子设备,具体地讲就是电话局技术人员的拨号测试装置,并充分利用这个设备的性能进入了电话局的网络系统,偷听了网络上电子的或口头通讯。而这种设备的充分利用可能会窃取到国际间的商业信息传递。

  1987年8月到1988年2月24日期间,柏森蓄谋使用电子的、机械的,或者其他设备窃听人们在电话线上的通话,并且利用电话测试工具,将这些通话与第三根电话线任意联接起来,造成泄密。

  1987年5月5日,卡文·柏森非法侵入贝尔电话公司的计算机网络系统,并且非法占用了别人在网络的电子信箱,并且使那些本该发给用户的电子邮件却都传到了柏森那里,其中包括给联邦调查局一位高级侦探的电子邮件,而且造成了泄密,危害国家安全。

  1987年10月30日,卡文·柏森伙同罗伯特·吉利非法进入了由军方管理和使用的美国陆军MASNET计算机网络系统,严重地威胁了国家安全,鉴于两位黑客并没有进行破坏性的活动,法庭判决从轻发落。

  1988年1月25日和1988年7月24日,柏森盗窃了贝尔电话公司分配给联邦调查局的电话通讯电缆的组号和地址,并且试图将这些组号和地址向整个因特网上公开,严重地破坏了联邦调查局的保密性。

  1988年1月12日,卡文·柏森在加州北部的圣克劳尔县非法截取了一个有关国家安全的标有“机密”的电子文件,该文件是美国空军司令部发给加州联邦政府机构的,但是由于柏森截取了该电子文件,致使加州联邦政府并没有及时地收到这些文件,同时柏森非法占有涉及国家安全机密的文件严重威胁了国家安全。

  1987年5月5日,卡文·柏森利用一个假名和一个错误的社会安全号码蓄谋进入贝尔电话公司的网络系统试图进行欺诈活动。

  在柏森长年的黑客生涯中,可能连他自己都记不清他到底进行了多少次黑客活动,进行过多少次欺诈活动,进行过多少次盗窃活动,他的许多黑客行动可能至今也不会被联邦调查局的警探们所知道,但是已被发现的黑客行为已经足以让加州的地方法庭花上几个月的时间对他进行审判了,直到几个月后柏森被投入了监狱过上了他长达五年的监狱生活,并被禁止在出狱后的三年内接触计算机,哪怕是摸一下计算机键盘也会使他重新回到监狱。

  柏森给社会造成的危害可能不能简单地按金钱来估计,他的黑客活动给贝尔电话公司造成的损失可能就有上百万美元,他给美国国家安全造成的威胁就不可用一百万或一千万美元来估量,那些为侦查柏森害整天不停奔波的警探们、国家公务员们还有法官们所付出的代价也很巨大。

  因此,我们可以送给柏森一个“雅号”:有史以来最臭名昭著的黑客。

  1990年9月5日,卡文·柏森给审判他的法官写了一封信。

  亲爱的法官罗根先生:

  我写信给你是因为你即将给我编制一个以“黑色幽灵”为题,称我为“不解之迹”的法案。另外,我听说安东尼律师事务所的律师们已经准备了一些戏剧般的断言要在法庭上对我进行攻击,这些与我有密切联系的戏剧般的断言使我不得不给你写这封信。

  听说我的犯罪档案中包括了非法入侵计算机系统,也就是“黑客”,公诉人和调查者们也准备以一些黑客行为来对我进行起诉。

  在过去的五年时间里,很多黑客行为已经成了公诉人对我起诉的案例。其中有闯入航空航天局的计算机网络系统,蓄意在于并造成了1990年贝尔电话公司的交换机网络瘫痪;蓄意通过对计算机网络的控制改变人造通信卫星的运行轨道;公开贝尔电话公司第911号网络的细节,威胁了东南部居民的个人通信安全,很多起诉其实都没有先例,而且也没有人曾因这些黑客行为而被判有罪。在最近的一个案例中,一个密苏里州的男子被控通过贝尔电话公司的第911号网络偷窃了价值8万美元的秘密文件,而后来的法庭却放弃了对他的所有指控,因为调查表明这个文件不仅无关紧要,而且任何一个公民都可以通过计算机网络系统到贝尔南方公司里花上十美元就可得到这些文件。

  那些对我极为不利的断言使我只有付出巨额的保证金才能得以保释,这实际是使我根本不能得到保释,这帮公诉人又迫使新闻界把我的案子当作毫无新闻价值的案子不予报道。

  在以往的同类案例中,一旦嫌疑犯得到了澄清,他们就可能重新过上以前自由自在的生活。现在,报纸主要文章和晚报的头版上都在对我的巨额保释金提出质疑,公众正在对我的行为进行评价;他们会对我的控诉从他们公正的角度发表看法,并做出公正的裁决。

  法官大人,我现在还不能肯定你的法案中怎样对我进行控诉,但是从我听到的控方律师对我即将进行的控诉中了解到,你很可能会以律师编制的戏剧般的控诉中描绘的形象来看待我,你会给我定一个罪名来让你的所有观众都相信我确实犯了控方律师们所编制的犯罪行为,即使最终我会被澄清并没有做过像控方律师们所讲的那样危害国家安全和间谍罪之类的犯罪事实。控方律师所讲的“卡文·柏森闯入了计算机网络系统并且偷窃了军事机密”的断言将在你的一千多万观众脑海里形成一个对我极不利的形象:柏森是一个大间谍。人们先入为主的思维习惯将极大地影响我以后的生活和职业生涯。

  从法律的角度出发,如果你对我控诉的条款中有一些最终被证明是无证的话,按照加州法律我可以以“侵犯隐私权”反控你。不久前就曾发生过这样的案子,有一名男子因为杀人而被关进了监狱,对于这个案子CBS电视台曾进行大肆渲染,甚至包括像杀人的动机都做了长篇累牍的报道。但是对该男子最终的调查表明:他杀人完全是为了自卫,结果这名男子对CBS电视台提起控诉并取得了成功。

  别指望着要让我相信这些无中生有的指控,我已经做好了上庭辩论的准备。实际上,最近的一些政府舆论中一些不和谐的辩论已经开始出现。纽约时报的文章引述了几名计算机安全专家的评论说:“柏森并不能算是一名最好的黑客,他进入贝尔电话公司的网络可能会遇到一些麻烦,在对柏森的指控中称他能够自由地出入政府的计算机系统和电话局的网络可能不太现实。”

  当然,我还没有看到你给我准备的法案,我完全依靠你来给我做一个公断了,也许你对政府给予我的指控持怀疑的或者肯定的态度,如果你完全相信对我的指控,那就把我的信当作一段冒昧之词吧。

从这封信中,可以明显地看出卡文·柏森还是一个趾高气扬的傲慢小子,而1995年他给法官写的第二封信则充满了忏悔之意。


  亲爱的瑞尔大法官:

  我给你写信是想向你请求一些事情,在此之前我想把我姐的一些罪行向你和盘端出,包括我做这些事情的动机。虽然,我的表白是无力的,但是我想利用这个机会向法官您陈述我以前的一些行为的动机和目的。

  当我还是一个12岁的小孩的时候,我对电话系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在这个年龄段,任何一种吸引都会是具有魔力的。我知道电话网络系统仿佛是一个虚拟的空间伸延到了每一个家庭和所有的商业机构,伸延到了世界上每一个国家,而且在我出生以前,它已经存在了将近几十年,即使是我死后,这个网络也还会一直存在在那儿。对我而言,一条电话线就象征一个遍及全球而又是永恒的事物。

  在我十多岁的那些年里,我在一地方大学的工程图书馆里开始了我的求知学识过程,我看了很多书籍和技术期刊,这些不够满足我的好奇心,我跑到电信局周围的废弃物倾倒处,从那些废弃物中寻找我感兴趣的东西,有时候我能够找到一些操作手册、一些计算机打印出来的文件,、甚至还能够找到一小块计算机设备,就是通过这些零零碎碎的小东西,在脑海里我对网络产生了一个初步印象。我把我的印象同另外一些爱好者们交流,有时我们也会找借口给电话局的职员打个电话了解一些情况,最终我们未经授权就进入了电话公司的计算机网络系统。

  1983年,也就是我17岁那年,我停止了我的业余工作,进入了一个地区公立学院学习计算机课程。过了一段时间,我申请进入了一所私立的计算机学校。虽然我在入学考试中表现很出色,但是我还是没有被录取,因为我没有高级中学教育的经历。这样,我只有想办法在计算机方面找一个比较合适的工作,在工作中我可以提高我的技术水平,同时也能够获得一份养活我的工资。

  1984年10月,我在加州找到了一份计算机操作员的工作,我做得很好,三个月后我得到了提升。我的老板约见了我,在我们会谈中,他惊奇地发现我使用了一个电话系统方面的术语,这个术语是我在做黑客的那段时间里学到的。一年以后,我问到他关于电话系统方面的问题,很快我发现他对电话系统的兴趣并不比我低,而且也常常通过同样的黑客方法进行一些未经授权的活动。于是,我们合伙进行了一些有如战争故事般精彩的黑客活动,他给我买来一大堆相关的手册,我对于黑客行为的兴趣达到了顶峰,黑客活动也到达了一个新的境界。

  1988年1月,我的行为使我成为了由联邦调查局和贝尔电话公司联合组成的一个专题调查小组的调查对象,虽然那时他们并没有对我提起任何诉讼,贝尔公司的安全部门与我的老板进行了接触,不久我被解雇了,我感到我在计算机企业继续呆下去的前途变得十分暗淡了。

  我又回到了洛杉矶,我感到生活十分空虚,总想找些事情来填补这些空虚和无聊,于是我又找回了我以前的爱好:黑客活动,也许只有电话网络的错综复杂和耐人寻味才使得我纷繁复杂的生活问题得到了彻底的解决。

  现在,我可以长时间地在网络上游荡了,我发现网络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其中有许多分散的小系统,错综复杂而又变幻多端,我花了相当多的时间来研究电话交换系统是怎样工作的,有时我也研究一个小系统,即使是网络的一个小部分也要比最新的高速数字式计算机要快得多。我一直不停地试图了解电话系统是怎样工作的,试图将我所了解到的一切又重新运用来指导我被指控为有罪的电子入侵。

  最初,我入侵网络的目的是通过这条途径学到更多的知识,从某种意味上讲,我还把这些网络当作是一种神秘的东西,在电话交换系统中心的计算机网络空间里,在充满了声光电设备的空间里,我找到了一种使自己强大了许多倍的梦幻般的感觉。

  当警方对我的调查继续进行时,我渐渐感到,我和我的朋友、我的家庭都可能成为贝尔公司保安部门和联邦调查局的监视对象,这种担心使得我不得不采取办法了解到这些机构所使用的物理的或电子监视方法,于是我进入了这些机构的计算机网络系统,当然我进入这些网络都属于未授权的和非法的,但是我只是想了一到这些网络里关于警方在如何对我采取监视方法,而对于别的信息则根本不感兴趣,也没有进行任何有破坏性的行为。

  在狱中的三年半时间(注:入狱五年,候审时间已经用去了一年半)里,我有更多的时间用来思考,有更多的时间来自我反省和更新。当我把我的行为同其他一些黑客相比较,我感到了一个明显的不公正,我了解另外一些黑客,他们的黑客行为可能要比我的危害性要强得多,这些黑客利用他们所掌握的计算机技巧怀着恶毒的目的在计算机网络空间里进着破坏性极强的活动:他们或偷窃机密情报或施放病毒或偷取钱财或破坏网络中的数据信息,但是由于这些人的手段更高明,而且又都是偶尔为之,因此他们都逃脱了警方的监视或者就根本没有受到有关安全部门的注意。因此细想起来,我还‘不算是太坏的”。

此致
卡文·柏森
1995年1月9日


    五年的牢狱生活对柏森来说也许是人生中最痛苦的一段时光,而从监狱出来后的三年时间里,他又被禁止接触计算机,哪怕是摸一下键盘,因为他曾被警告一旦接触到计算机就将他重新送回到监狱,这并不是对他的讥讽;在图书馆里,他不得不请求图书馆馆员帮他把计算机索引里的文件给他调出来,实际上。他的计算机技术比这位图书馆员也许要强一千倍。

  他想接受高等教育,于是他选择了英国文学这个专业,这个专业与计算机相关性最不大。他需要工作,但是几乎所有的公司都要求使用计算机,于是他只有在一个城郊的杂物店里当售货员。

  现在,他同他的父母住在一起,鉴于对柏森的禁令,他家的新计算机不得不搬进了仓库锁起来,他不得不想办法去找一合声控的计算机或者家驾驶由计算机芯片控制引擎的汽车来过过瘾。

  评论这张
 
阅读(3510)|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